企业精益管理咨询——提供企业精益战略管理咨询落地解决方案服务,企业值得信赖的精益咨询顾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栏目 > 电子期刊 >
稻盛和夫:只靠方法和策略不能经营好企业 发布时间:2020-07-18         浏览:

\

1976年京瓷创立的第17个年头,在熊本日日新闻情报文化恳谈会上,稻盛和夫以《我的企业家精神》为主题,分享了京瓷之所以能够在石油危机的经济低迷期实现高收益的秘诀:“以心为本”的经营方式

 

01

企业经营中最重要的事

 

1959年,由于技术问题与上司意见不合,我们发生了争执,离开了公司。

 

此之后,我曾经考虑过出国,但周围的友人劝我说:“好不容易在研发上有了成就,以此为基础创业吧。”所以,我着手建立企业创办了企业。

 

但是当时并没有创业资金。这时,我在京都遇到的一位贵人不仅帮助我融资,而且教导我,做事业最重要的莫过于“人心”

 

初遇到这位先生的时候,我只是告诉他:“想利用我此前的研究成果,开发出电子工业用的新材料。”但是,这位先生却教导我说:

 

你虽然非常年轻 ,但已拥有很了不起的思想,而且你做事特别认真。所以我愿意帮助你,我准备出资300万日元。

 

但这个钱并不是用来雇用你的,而是因为我欣赏你、佩服你,所以才为你拿出300万日元。不过,你要自己来经营这个公司,带领大家开拓前进。

 

另外,在任何情况下,你不能做金钱的奴隶,不能为金钱所支配你要在资金缺乏、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带领和你一起工作的伙伴,凝聚大家的力量,建立一个互相信任、心心相印的团队

 

这样的团队比什么都强大,经营企业必须依靠这样的团队。

 

的确,发展事业需要以金钱为代表的物质层面的东西,而且人心有极不可靠的一面。但是一旦心心相连,又没有任何东西能像人心一样可靠,在任何逆境中都牢不可破。

 

我想以这种可靠的、牢不可破的人心作为基础,经营我们的企业于是,我和7名伙伴一起,加上招聘来的20名初中毕业生,总共28人,开始经营企业。

 

确定了这个“以心为本”的经营方针后,我就思考:“既有靠不住的人心,又有值得依靠的人心,那么这种差异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

 

当时,我27岁,还很年轻。但是,“从今天开始,我必须站在领导人的岗位上指导大家的工作,必须关照大家的生活”。因为我感觉到责任重大,所以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认真的思考。

 

思考得到的结论是:“如果要求他人具备美好的心灵,首先自己必须具备美好的心灵,否则哪怕是具备美好心灵的人,也不会向我靠拢。”也就是说自己是否具备值得同事和部下信任的心灵,这一点非常重要。

 

如果经营者自己不能培育一颗足以让员工信赖的心灵就无法顺利拓展事业

 

02

判断基准是“作为人,何谓正确”

 

不管世间如何变化,经营的原则是不变的。经营者对于事业经营,必须持有明确而坚定的“哲学”

 

日本受到石油危机的冲击,由高增长期进入低增长期。传媒和经济评论家众口一词,即:“在低增长时代,需要这样做,需要那样做。”这种论调一时很盛行。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

 

从经济现象来说,表面上看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在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发生变化。但是,我认为经营企业本身,却不能跟随形势的变化亦步亦趋、附和雷同

 

给予我教导的这位贵人出生于新潟县,从新潟高中考入京都大学,毕业于电气工学系,是我们一家关联公司专务董事。同我一样,他也是搞技术的。但因为他出生在寺庙里,所以他给予我的许多教导都来自佛教思想。

 

在这位先生的谆谆教诲之下,连经营的“经”字也不认识的我,走上了作为经营者的人生道路。

 

对我来说,从经营公司开始,每一天都是挑战的连续。我的父母不是经营者,亲戚中也没有一位是经营者。我无法向其中任何一人请教经营的问题。

 

一般来说,首先要有一个求教的对象,问“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一边请教、商谈,一边经营企业。但我除了刚刚提到的那位先生以外,没有其他可问的人,而且那位先生也很忙,无法经常和我见面。

 

因此,对于经营一窍不通的我,就不得不思考这样问题:“要经营好企业,究竟应该以什么为基准才对呢?

 

由于没有经验,所以我想到了小时候父母的教诲、还有小学、初中、高中时代老师们的教导,就是“作为人,本来应该是怎样的”。

 

比如说,做了坏事,会受到父母和老师的斥责。就在这里,我学到了最朴实的做人的基准,也就是做人必须具备的最低限度的“为人之道”。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基准。

 

从那以后,直到今天,我始终将此作为经营的根本。不管是紧急状态下的判断,还是技术上的判断,抑或是组织上的判断,基准都是“作为人,何谓正确”。

 

我只依据这一点,对事情做出判断。换句话说,我确信必须将正确的事情用正确的方式贯彻到底。虽然说这个判断基准很单纯,但我觉得,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管用、非常好的基准。

 

比如说,现在我们在银行约有150亿日元的存款,另外约90亿日元的债券,随时可以变现的流动资产总计约240亿日元。所以,在之前物价飞涨的时候,我们也有充裕的资金。为此,很多大银行的分行行长都来找过我。

 

当时物价飞涨,地价也迅速上升,出现了投资土地的热潮。但我们将所有的剩余资金都存人了银行。银行的分行长们看不过去了,他们对我说:

 

贵公司是我们非常好的客户、难得的好客人,但您也太正直了,甚至可以说有点儿可怜。现在地价上涨,大家都通过银行融资购买土地。

 

而贵公司却只是将资金存在我行,大概是你们不了解现在的潮流,所以才不购买土地吧。

 

虽说我们很欢迎您将资金放在我行,但您把资金存在银行,靠利息赚不了多少钱。我们对此保持沉默,不向您提建议实在是不好意思。

 

现在我们可以介绍好的地块给您,建议您一定要买。但我们也不希望您在我行的存款减少,所以您可以向我行副资(贷款)。

 

他们这一番话,让我想起父母从小的教导:“必须额头流汗,必须靠自己辛苦努力去赚钱。”我觉得不能通过投机、不牢靠的行为赚钱。所以,虽然感谢对方的好意,我还是婉言拒绝了。

 

此后,地价下跌,日本迎来了低增长时代。不仅是银行界,很多经济界的代表人物都来拜访我,夸赞说:“京瓷在地价上涨时不进行土地投资,因而保有了充裕的储备资金,实现了自有资本比例高达74%的无借款经营。这在这个低增长时代是非常了不起的。”

 

他们还说:“你们做出这样的经营判断是因为预测到了地价的下跌,真的很有先见之明。”

 

但是,我并没有这样的先见之明。我只是听从了父母朴实的教导,不喜欢投机赚钱,讨厌不劳而获。我完全没有预见到地价下跌后的经济困局。

 

03

只靠方法和策略不能经营好企业

 

如果仅仅依靠方法论,即依照管理学所教的那套东西经营企业,就会认为“经营不就是这么回事吗”,会把经营仅仅当作方法论和战略战术。

 

周围的环境发生变化,就会随波逐流。但是,营者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变化,都应该以最根本的经营哲学为根基,不能轻易改变自己的经营理念

 

我们的公司实现了自有资本比例高达74%的无借款经营,因此被称赞“在低增长时代,没有利息负担,很了不起”。

 

很多地方把我们当作案例引用,很多人都说“应该像京瓷那样经营企业”。但是,并不是说到了今天这个时代,我们的经营模式在一朝一夕之间就可以模仿成功。

 

我从1959年创办公司到现在,为偿还贷款拼命工作。我不希望一边拼命还债,一边又不断再去借款,所以我老老实实地将所得利润储存在银行。

 

现在因为自有资本比例高的无贷款经营而受到赞赏,是当初我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归根到底,我只是抱有一种信念:“经营企业本来就应该这样做。”

 

重要的不是在方法上讨论“什么是正确的经营”。“别人是这样经营的,所以我也想采用同样的方法去干。”仅仅看到表象,就去模仿别人的经营方法,这样无法经营好企业。

 

我认为,持有值得自己相信的“哲学”,坚定地遵循这种哲学,必须在这一基础之上经营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