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精益管理咨询——提供企业精益战略管理咨询落地解决方案服务,企业值得信赖的精益咨询顾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栏目 > 电子期刊 >
德国“隐形冠军”之父:中国经济下一步不取决于大企业 发布时间:2020-03-09         浏览:

\

 

随着工信部发布第四批“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和冠军产品”名单、进博会召开“隐形冠军发展高峰论坛”,越来越多不常被关注却在细分领域一枝独秀的优秀企业进入大众视野,而其中也不乏CSUA会员单位的身影。在此特精选德国知名中小企业管理学家、“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教授近日在清华经管学院以“隐形冠军:全球化、创新与成功之道”为题所作主题演讲与大家分享、共勉。

 

\

 

    以GDP增长为横轴,GDP量为纵轴来展望未来。可以看出中国将是增长最快的,未来在绝对值上也将会是最大的。

 

    还有一个重要信息,就是世界分成了两个梯队,第一梯队包括中国、美国、欧盟;其他国家作为个体,德国、巴西、印度、俄罗斯等在第二梯队,他们非常远。

 

    这对于公司的全球战略意味着,公司必须得要在全球第一梯队来扮演一个非常强劲的角色。各位还很年轻,这就是你未来的一个目标和野心

 

 

我们需要离开本国,进行全球化

 

    中国非常大,但是中国在全球背景下并不是那么大,中国占全球经济的17%,德国更小,德国占了全球经济的5%。

 

    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一个公司把自己定位在中国,就损失掉了83%的全球经济,而如果德国只聚焦于自己国家的话,就错过了95%的全球经济。

 

    所以在这个开放的全球世界,我们必须得要离开自己的本国,利用全球市场的巨大潜能。
 
    给大家看一下过去10年的数据,可以看到,过去的10年中国出口第一。

 

    这个大家可能并不惊讶,你很年轻,你都知道中国的出口很多,如果在2008年展示这个的话,大家都会觉得不可能,这个太荒谬了。

 

    哪一年中国成为第一了呢?

 

    2009年。所以10年前中国才是刚开始出口第一,之前西方是有一点危机,西方是停滞不前,而中国持续增长,持续的出口。而现在10年之后,中国已经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第一名。

 

    第二是美国,第三是德国,美国和德国差不多,但是美国的经济体是比德国大4倍的。而其他的国家都在出口上比较弱,包括日本、韩国,如果我们看人均的出口,尤其是如此。

 

    如果看人均的出口,我们看到德国是非常的高。

 

    为什么呢?

 

    如果大家地理非常好的话,应该都知道法国、意大利、英国这些基本都在欧盟,所以说这些国家不像中国、日本、美国这么样的大市场,但是他们的出口人均只是德国的一半,大家觉得是不是奇怪?什么原因?
    
    我们看一个中国和德国特殊的关系,大家可以看到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中国和德国之间的交流,以及贸易是非常平衡的,如果我们看美国和中国,大家知道逆差是非常大的,美德之间的逆差也非常大的。但是中德之间的贸易逆差很小,我们和德国的关系是非常特殊的。

 

    所以说中国和德国在全球化时代是赢家,中国和德国在全球化时代是胜利者。

 

    如果一个国家出口非常多,其实背后肯定是有公司,不是国家出口,而是公司出口,是这个公司能够把这个产品在盈利的情况下卖到国外去。

 

    这点很重要:一个国家的出口数据并不是非常有意义,而是背后的那些国家的企业出口很重要。

 

    打开世界500强企业名单,美国有很多,中国也很多,大部分美国和英国、日本的公司都是线性的关系,大公司的个数和出口基本都是成正比例线性增长的。

 

    但是有两个例外,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德国。刚才讲了中国和德国是全球化的赢家,他们和美国、日本等的区别在于哪些?

 

    区别在于中小企业,在中国68%的出口是来自于不到3000个的小公司,不是大公司、大银行、大电信公司,而是来自于中小企业,这些中小企业是中国经济的隐形冠军!
 
    在德国大概也是这样,三分之二的出口是来自于中等规模企业,加在一起非常多。这是德国经济的隐形冠军!

 

    所以我讲区别就在于此,中德两国是在全球化时代的隐形冠军。我们需要那些大的公司,但是如果我们加速出口我们需要非常强的中小企业的规模和数量。

 

\

 

这些隐形冠军藏在什么地方呢?
 

    我们发现的隐形冠军目前有2734个,德国是数量最多的,而在我们之前出的书中提到,我们已经发现了92个中国的隐形冠军,肯定有更多,每周我们都会有新发现。

 

    如果我们看人均,这里可以看到每百万人隐形冠军的数量。德国的领先是非常明显,这个在其他国家是看不到,中等企业是主要的隐形冠军。

 

    这是德国经济的强势,也是德国经济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地方。

 

    刚才我一直在讲中等公司,如果看企业的话,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全球化时代成功的关键,一个是创新,这里总结了大部分国家的专利来分析,每百万人的专利数量,德国最多,接下来是法国、意大利,中国人均是很小,12个,但是发展非常快。

 

    分析过去40年的比例,来自于中国的专利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反过来是俄罗斯,基本没有任何的发展,在未来的20年,俄罗斯在工业方面的地位将逐渐消失。而中国不一样,中国在欧洲注册专利的数量井喷式的发展,这是第一个成功的关键,是专利创新,持续地创新。

 

    第二个因素是非常强的制造业基地,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是贸易的平均程度,是余额和占GDP的比例,就是说进出口在GDP的比例,大家可以看到一个非常特殊的特点,大家可以看中国和新兴国家相比,它的制造业比例非常高,但是德国不太一样,韩国也差不多,如果我们看德国占22%,法国只占一半,也就是说制造业占GDP的比例,英国、美国基本上制造业占GDP基本上没有了,德国的四分之一仍然是来自于制造业。

 

    所以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之前,德国一直不是不能够进行从工业到服务行业的转型,但非常幸运我们没有做这样的转型。其他一些转型的国家,英国、法国他们一直想重新恢复工业化。

 

    所以我总结一下,在全球化时代的成功不一定取决于那些大企业,而是像隐形冠军的中等企业,创新和强大的制造业是成功的因素。

 

    这是对于中国的一个建议,你的制造业一定不能放弃,一定要保卫你的制造业,一定要小心越南、孟加拉这样的国家,不要走法国、美国走的那条道路,10到15年之前去工业化、去制造业化。

 

为什么这些隐形冠军很成功呢?
 

    我们怎么来向这些隐形冠军学习呢?有一些简单的经验,或者说是教训,大家可以吸取,或者借鉴。

 

    我第一个观察是这样,这些隐形冠军的目标是非常远大的,包括增长,包括市场的领袖地位,这是他们两个最主要的目标。

 

    创业的野心是没有替代品的,成功总是从一些很高的宏大的目标开始,你不是说慌乱的闯进这个世界的市场,你总是要做好准备的,隐形的冠军就是希望可以在这个市场上成为领导者,我们在这个市场上制定标准,其他的都是追随者。这就是隐形冠军的特点。

 

    隐形冠军他们都聚焦于自己在市场上的竞争能力,通过深入的价值链,他们创造非常独一无二的产品同时保护他们的知识。这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课,我经常看到的情况是中国有很多的机会,地产也好,其他领域也好,创业者他们就很赚钱,赚钱了就说我要抓住这个机会,比如说海尔。

 

    我们之前讲过海尔,海尔的优势是什么呢?

 

    它的优势是在电器,洗衣机它的销量是全球第一的,但是几年前他们又开始做手机,谁有海尔手机?我都不知道有没有销售,没有人会去买海尔手机,当然手机是有机会,但这不是海尔的核心竞争力,是苹果、小米、华为的核心竞争力。

 

    你要是想做一个创业者的话,你要聚焦于你的领域,不要受到其他领域的诱惑,因为在其他的领域别人做的可能已经比你好了,你要聚焦。我可能要说服几个中国的企业家,告诉他们要聚焦你自己的领域,这样就不会来分散你的脑力资源,还有你的财务资源。

 

    当然聚焦也有一个劣势,聚焦的劣势是什么呢?

 

    如果说你只在德国卖可追溯的狗链的话,德国的市场是非常小的,你聚焦的话这个市场就非常小了,所以要全球化,你有很高的质量,然后你有专业的知识,只要通过全球化和营销你就可以拓展市场。也就是说,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一个窄的,但是全球化是一个宽的,是阴和阳的配合。

 

    隐形冠军他们把在产品和知识的聚焦,以及全球的销售和营销结合起来,全球化就可以推动他们,他们为目标的市场通过自己的子公司提供他们的产品,他们不会通过经销商、中介、第三方来销售,而是通过自己的子公司,他们为这些目标市场上所销售的产品提供服务。

 

    你不能够仅靠着抄别人成为世界第一,你要持续的创新,创新要从花钱开始。

 

    在这儿我们看到隐形冠军在研发之初是正常公司的一倍,正常的公司可能研发的支出是3%,但是隐形冠军是6%。我们看一看每一千个员工的专利数量,这些隐形冠军是31,大型企业是6,也就是说隐形冠军的创新能力是很强的。

 

    这些隐形冠军都是创新者,他们的创新既是市场创新和技术创新,他们也使用数字化来保护他们的市场领袖地位,他们做消费者产品也许不是非常好,但是在工业数字化过程做得非常好。新的形势下,隐形冠军需要充分运用数字化来保护自己的市场领袖地位。

 

    简短地提一下客户价值,这些隐形冠军一般的价格要比同类的产品高10倍到15倍,但是他们的价值是更高的,他们的服务越复杂价格越高。

 

人材--务实而非夸夸其谈
 

    首先通过观察,我们发现,隐形冠军中很多人都是做具体的工作,而且他们有高绩效的文化,有非常低的离职率,同时有非常高的标准

 

    即使在现代经济下,我们仍然需要那些能够做产品,还能够有利润的人

 

    大家可以看到,在全球性的竞争来说,更多的是基于认证、质量,而不是基于低成本,低成本的这个问题都是会由人工智能机器人来解决,但是认证,包括质量这些是更重要的。

 

    大家可以看到德国隐形冠军企业的离职率是2.7%,这个基本上是同等于0。为企业员工非常好,他们非常荣幸在这里工作,中国也要这样,如果有人离开公司了,他所有的技术和客户关系就都走了,这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一个也很重要的,就是隐形冠军的领袖

 

    这些隐形冠军企业的领导非常有凝聚力,他们有非常好的人格魅力,思路清晰领导层在原则上是非常严格的,但是在具体的工作还是很灵活的,也是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如果是原则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像工作的目标等等,是不能打折的,但是和员工的合作取决于一个企业家自身的魅力。

 

中国要成为德国,德国要成为中国
 

    先看一下几个数据。

 

    大概有8500个德国公司在中国有布局,然后在中国有2000个德国的工厂,57%的德国隐形冠军在中国有业务。和中国的隐形冠军相比,在全球化领域要高很多。中国隐形冠军大概有10个左右在国外有分支。

 

    我们研究过企业研发所聘用的雇员数量,如果说一个公司的收入是10亿、20亿欧元的话,他们应该有500个研发人员,但是在中国这个规模具有2000个研发人员,这对于创新意味着什么呢?我想我们必须得考虑到这点,我们在德国需要在这方面更多的投入。

 

    我还想讲也很重要的一点,这个可能比数字来讲软一些,德国跟中国之间的文化匹配,德国和中国公司之间的匹配度:两国的人都非常努力的工作,很具有工业性,我们都有一个技工的文化,我们是喜欢那种真的产品,比如机器。

 

    我们看一下在德国的中国公司,在德国,中国公司有4000个,很多公司进入德国的市场都是通过并购的,在过去四年中有超过200个的并购,是由中方的公司来购买德国的公司。德国公司购买中国公司的情况如何呢?大概有50笔收购。

 

    一般在德国并购和收购基本上都会很顺利,美国人在收购的时候就会给公司带来一些负担,但是当中国来并购的时候,中国公司跟德国公司的匹配是非常好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对于“一带一路”的合作来说也是非常好的

 

    此外还有一个去中心化的概念,中国不只是北京、上海,当我去到不同城市的地方,都会发现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能力跟优势,德国也是一样,这些隐形冠军都是来自一些小城市,非常小的城市都会有世界级的公司。

 

    我的结论是什么呢?

 

    德国和中国的隐形冠军现在在发展的不同阶段,德国更加的全球化,有非常强势的品牌,而中国的公司也快速的在增长,同时通过高的研发资源,还有来自于上市的金融资源进行增长。

 

    这些德国的隐形冠军有来自中国的竞争者,我会说你就得变成中国企业,德国必须变成中国企业,而中国企业必须变成德国企业。

 

    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我们必须得要立足整个价值链上,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必须得是最高效的位置。如果这个事情可以在中国做得更好、更高效,就在中国,如果在德国做得更好就在德国做,不能老在想自己的国家的束缚,而是你要想这个工作在哪里做最好,你就去那里做

 

    德国有一个公司是做矿业设备的,他把自己的工厂搬到了北京。因为在德国已经没有任何的矿业开发了,一个矿业设备的生产商也无法经营;而北京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因为中国还在开发矿。

 

    所以德国公司必须变成中国公司,中国公司必须变成德国公司,而这种文化的匹配度使得合作非常卓越。

 

    以宏大的目标和强势的领导力为中心;然后需要深度创新,和高绩效的员工;在外面必须要聚焦一个领域,致力于全球一流,要尽量靠近客户,放眼全球为导向。

 

    这就是我们隐形冠军的核心竞争优势。